它回到了海洋公园

《海底总动员2》前几天公映。

内地北美一起。

烂番茄上,日本媒体早就打出高分,新鲜度95%

Chicago Sun-Times:

它具有聪明的台本、绝妙的动作场合,充满娱乐性,配音也很赞。

Boston Globe:

皮克斯的续集分三种——像《玩具2和3》那样健全的,和像《赛车2》和《怪物大学》这样还OK的。《海底2》明显属于前者。

不意外。

2003年的《海底总动员》,对皮克斯来说,就是一座里程碑。

这时候一上映就刷新影史动画片开画纪录,成为年度票房冠军(亚军是《指环王3》)。

时至昨天,总票房仍身处皮克斯所有动画的第三。

以毒舌著称的影评人罗吉尔(Roger)·艾伯特(Albert)(Bert)都说:

想把脸伸进银幕,让清澈的海水把自己眼球洗两回。

最关键的——

它为皮克斯拿到了第一座奥斯卡(Oscar)动画长片小金人。

发端了这家曾被迪士尼“瞧不起”的工作室,逆转之路。

而对像Sir一样的观众来说——

这更加让大家首先认识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吊的卡通”的功臣之一。

13年前,上高中的Sir,把一张《海底总动员》DVD插入电脑。

接下来下巴一个半时辰没合拢过——

鱼缸逃生好刺激。

鲨鱼都能这么萌。

原本海底世界那么壮观。

皮克斯,真·牛逼。

日前,《毒舌电影》被特邀去美国皮克斯总部探班,顺便提前观察30分钟的《海底2》试映片段。

Sir走不开,拉来朋友@Allen Sun帮忙。

在经验了提前看到30分钟试映片段、跟导演制片举行了一场圆桌访谈之后——

她代表,膝盖已跪碎。

(以下内容部分引自@Allen Sun)

试映片段中,海底世界更大更美,已无需赘言。

概念图

传言导演安德鲁(Andrew)·斯坦顿摄影时的绝无仅有一个渴求,就是——

让水性感起来。

大到天迪拜草、小到水管墙角,每一个目之所及的小细节背后,都有剧组人士在早期调研中,收集到的海量照片作参考。

在阿昌族馆里的旅行者纷纷举起手机去拍鲨鱼海豚的时候,我们却低着头对着下水管道、电源插座、楼梯扶手什么的一通狂拍,很多个人都向我们投来不解的目光。

——《海2》艺术主任Don Shank

也正是这种就是旁人“你神经病啊”目光的勇气,让每帧画面,都透露着“照片般的真实感”(photorealistic)。

相对而言场景,观众的故交多莉、马林和尼莫,反而变化不大

左边为前作,右侧为续集

为啥?

角色主任Jeremie Talbot说:

观众的怀旧情结,是个大题目——即使你只忽略了角色面部一丝丝最最微小的神情,观众都会说:这不是前边的多莉!

就此,既要让观众找回回想中13年前的故交,又得想办法让他俩“升级换新”。

动画师们在细节上做著作——

让肌肤反射的光华层次更增长,眉眼更平和,眼神更清澈有戏……

左侧为前作,右侧为续集

没辙在重中之重角色大展拳脚,“不甘心”的动画师盯上了配角。

他俩给协调找了另一个难题——

做一只章鱼。

这简直是在“找死”。

“章鱼”是一个动画界从来没人敢品尝的角色,也是皮克斯历史上,最难制作的角色

后边的影象,无论是牛仔伍迪、机器人瓦力,依旧毛茸茸的苏利文,它们在活动时,都“有迹可循”。

但来自软体动物家族的章鱼,动起来不要规律。

章鱼哥尊容

为了让章鱼“汉克(Hank)”活起来,《海底2》的动画师没少下功夫——

他们每个月都会前往圣多明各湾蒙古族馆,商量章鱼习性。

一再修改公式,模拟汉克触手移动的“控制轨”,多达1万两个(普通的一个皮克斯角色,平均只需要20个)。

保证每只触手摆动时,都能落得100%诚实与自然。

片中Hank与多莉初次会师的一幕,就花了两年时光成功。

前几日视频放映,注脚这总体“死磕”都是值得的——

你会在大银幕上,清晰看出汉克(Hank)皮肤的质感。

它接触过的地点,黏液滴落。

以及它移动时,多只触手复杂又有规律的流淌。

Hank也成了整部片最抢镜的留存。

Hank老爷当第三部的栋梁之材吧,看好老爷你哟~

会变色、会伪装的章鱼哥魅力四射,频频笑翻全场外加考眼力,强烈要求出章鱼哥番外!

即便,皮克斯在技术上的超过,一回次牛逼牛逼更牛逼。

对于见识过20622个气球同时升空、拥有“香槟气泡”皮肤的心境小人的粉丝来说。

《飞屋环游记》

《头脑特工队》

曾经不乏先例——

不挑衅高难度,哪能叫皮克斯。

它打动人,靠的永远是一个个“虐成狗”的故事。

皮克斯是“谈心理”的超人。

Tom·汉克(Hank)斯曾在皮克斯的纪录片里说过,他和多少个朋友去看《玩具总动员2》。

女牛仔翠西被小主人放到捐赠箱里时,多少个四十岁的大男人,在悲伤的配乐

《When She Loved Me》里,抱发烧哭。

《头脑特工队》,莱利的孩提玩伴“冰棒”消失在回想峡谷中时,整个电影院全是继续的啜泣声。

《海底总动员》体系也一致。

13年前的率先部,对男女来说,看完记住的或是是萌萌哒的生物体。

一受惊就会“失禁”的墨鱼宝宝

但在成人看,这是一堂“怎么样当好父母”的课。

美国媒体the disney movie
review上有一篇著作,认为《海底1》跟《头脑特工队》,是皮克斯唯二两部“给爹妈看”的电影

五叔马林从对尼莫百般照顾、紧张过头。

到相信孙子,终于舍得甩手。

在皮克斯此外小说最后,大家看来的都是“再见”。

因为它们是在教给孩子——

成长过程中,该走的总会走,要学会承受分手。

只有《海底总动员》和《头脑特工队》最后是——

回头见。

因为这两部片是在安慰父母——

儿女总会长大,大家不可能改观。

但放手,不等于失去。因为不论是在哪,他们都会深爱着你

《海底2》同样连续了亲情核心。

续集故事发生在《海底总动员》停止的半年后。

但现实中,两片之间却隔了整整13年。

干什么要等13年?

导演安德鲁(Andrew)·斯坦顿说:

原本在《海底总动员》最终,我觉着想给观众传达的事物,已经说完了。

在拍完7年后,也就是二零一零年,他才首次完整看了《海底总动员》。

没悟出看完后,安德鲁(安德鲁(Andrew))反而被多莉触动——

她回忆自己的二老。

他们在1999年逝世,这么多年来,安德鲁认为温馨早已忘记了她们——

音容笑貌,走路的态势……

但他了然,在记念深处,忘记他们,不容许。

总会有那么多少个须臾间,父母的黑影在他内心一闪而过。

故而从这时起,安德鲁(安德鲁)最先尝试写一个关于多莉的故事。

多莉的老人

这阵子无数人会把话唠多莉,当成一个搞笑角色。

但在安德鲁(安德鲁(Andrew))看来,多莉是一个正剧

《海底总动员》最终,多莉曾对马林说——

别离开本人,平素不曾人跟自己相处过这么久。

看着你,我感觉到像回到了家。

宛如没人注意过这一个细节。

甚至连安德鲁(安德鲁(Andrew))当初写剧本的时候,自己也没在意。

但或许这句意外而来的词儿背后,恰好藏着多莉悲凉的经历。

又是一个成长才能体会更深的故事。

《海底2》初叶,小多莉跟父母走散,从此踏上搜寻它们的中途。

刚开始,小多莉犹犹豫豫向各类鱼儿,打听父母下落。

世家不是给他白眼,就是事不关己,赶紧游开。

白眼看多了,长大后,再碰钉子,多莉已经学会了自嘲。

你好,你们有看齐自身的父母啊?

没关系,我懂的,你们在幽会,好好玩儿。

海洋公园,看,她的“话唠”,其实只是尊崇自己的章程而已。

持续亲情友情,跟《瓦力》呼吁环保,《飞屋环游记》反抗政党强拆一样。

皮克斯同样在《海底2》中,投射了对社会现实的关爱和反省。

还记得《海底1》里特别牙医诊所里,讨人厌的牙套小女孩么?

续集里的人类,同样不是什么样“好货”。

其次部的故事原本设定在海洋公园内。

但动画师们在寓目了纪录片《黑鲸》后,将故事地方换成了海洋生物研究所——

《黑鲸》讲的是海洋娱乐产业背后的凶残真相,在高利润面前,迷失心智的人类,残酷对待海洋物种。

之所以《海底2》里,咱们也能体会到导演对弄虚作假人类的挖苦——

你看,相比海底世界色调的珠圆玉润温馨,人类世界不光黯淡得多,更显示棱角显著、危机四伏。

一言以蔽之,无论你是想找回13年前的心气。

或者抱着去看一部全新电影的心情走进影院。

《海底总动员2》都能满足。

反正Sir早就说过——

皮克斯再烂,也比绝大部分卡通强。

只是,在亲自体验过令人每天出戏的国语配音版后。

Sir深情提示——

纯属,千万,千万,千万别看配音版。

末段,送上一组@Allen Sun带回来的皮克斯总部照片——

探望!这就是旁人家的办公!

(以下内容来自@Allen Sun)

老是过来皮克斯,都有一种回家的痛感。

和那多少个随处可见西装革履的商贾、扛着脚架的剧组,以及时不时高举自拍杆的观光团的好莱坞制片厂不同。

位居埃默里(Murray)维尔市的皮克斯总部,更像是一所建于完美利坚合众国中的学院高校。

主楼前,皮克斯标志性的跳跳灯

此地既有对岸曼谷时尚的人文气息,又有点许隔壁硅谷的极客气质。

虽然一手将皮克斯打造成明天动画界翘楚的乔布斯(Jobs),并不曾直接参预过任何影片的造作。

但徜徉在皮克斯高校中,你照样能感受到乔帮主的留存——

例如那座倾注了他一切心血设计而成的主楼。

“乔布斯”楼

被皮克斯员工称为“前庭”的乔布斯(乔布斯)楼大厅,如同教堂一般恢弘大气。

之所以摒弃了先前时期四座办公楼围绕着一座小广场的方案,是因为乔布斯(乔布斯)坚信——

诸如此类的计划性可以迫使员工们,在每日都会发出过多次的“偶遇”中,源源不断摩擦迸发出各样奇思妙想。

而出于前庭处于整个建造的大旨地带,这些灵感,又会急迅地传来至各类角落。

前庭

干活室内的装点核心,则会趁着皮克斯每年所生产的两样影片而变更。

本次探访时随处可见的,自然是各式《海底总动员2》的手绘与大规模。

连海藏蓝色的小椅子,似乎也是为着和《海2》的主旨交相呼应,特别安排的。

十年如一日拭目以待在前台的伍迪和巴斯光年——

算计他们是由多少块乐高积木拼成的?

不知赚走几人眼泪的“冰棒”,或许彻底消灭在莱莉的记得中了。

但在此地,它找到了又一个新家。

还有一整个橱窗的小金人。

皮克斯已经“承包”奥斯卡(Oscar)最佳动画片长片好多年

为了可以吸引更六个人赶来“前庭”,还专程交待了炭火炉厨房餐厅!

麦片Bar!

除却高大上的外观,工作室内随处可见的充满情怀的小细节。

例如满载乔布斯(Jobs)“工匠精神”的硬气——

为了让其看起来更具浪漫感,每段都是用螺栓手工链接起来的。

最令人会心一笑的,仍旧用伍迪和牧羊女的掠影,做成的男/女卫生间标示。

啧啧,不多说了,Sir去擦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