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您看过了过多美景

您看过了成百上千佳人

你迷失在地图上

每一道短暂的光景

您一起了无数飞行

你用心挑选记念品

您搜集了地图上

每五次的风和日丽

你流连电影里

国色天香的不真实的场合

图片 1

宛如是在大巴停在桃园机场的一眨眼之间 才蓦地发现 内心升腾出一种不舍的情愫
耳旁忽然响起温SIR多年前的这首——《苏黎世的航站》

许是因为追星的来头吧 很小的时候 就很喜爱港台的论调

假设说香岛是一个梦想 那么被称作“宝岛”的山西

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指望

虽说很想知道这里的“星星”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 但 因为历史的原因
“河北”——这六个字 只是地理课本上出现的“阿里山”与“日月潭”
代表着被海峡阻隔的 这老一代人 时刻思念的乡愁与怀念

我会想起的 -是余光中笔下这枚小小的的记忆邮票 政治课本中背了又背的
“祖国大陆不可分割的一有的”

没有经验那些年代 没有生成的此外印记 只是在成人的轨迹中
执着地追逐那一抹灿烂的微笑 只是依稀记得《棕色大门》中张士豪轻扬的发梢
只是在长大的新生 才惭惭明白了阿信呐喊出的“倔强” 也只是在目前的几年间
透过cheer轻轻触动 的琴弦 逐渐地找寻着 —— “旅行的含义”

这个年 台风 地震 泥石流 阿里山 小火车 那个和灾难联接的词汇
伴随着高校里的F4、直树与湘琴、柯景腾与沈佳仪
伴随着《海角七号》的垦丁海滩 卢森堡市的小巨蛋 不时闪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我想知道 引力火车的“忠孝东路走九遍” 我想去SHE的“河滨公园”
去penny歌中的“淡水河边” 我想坐在cheer“九份的咖啡店“
我想看看阳明山上传说的夜景。。。。。。

自由行的遥远无穷 假期的一拖再拖 旅游法的新规实施 这个巨大的小插曲
最后仍旧成就了 多年来希望的宝岛之行

夜晚出行 颇有些懒散 上了飞机 空姐柔柔的嗓音令人感觉到亲切

开辟小电视调了频道 发现仍旧有8月天 听着阿信的歌声 感觉陕西一点点的近了

图片 2

深更半夜时分 飞机缓缓降落在了“知名”的圣地亚哥飞机场

到头来来了 亲爱的山西 我在心里默念着

借由Apollo的指点 承蒙老天的照顾 在日光的照射下 我看看了日月潭中碧绿的水
阿里山上入眼的幼女 我赶到自己笔下虚构随笔中的茶园
我住进了仔仔剧中的小木屋 我吃到了“爱转角”的蚵仔煎
看到了在节日里会放烟花的101 我靠在藏肉色的小火车里 看窗外飘来的云卷云舒

图片 3

伴着《旅行的意义》 在轻松的节拍声中 我搭上迈阿密的捷运 去诚品去猫空
去西门町 去忠孝东路 去星星经常光顾的卢森堡市小巨蛋 坐在7-11的窗前
我想起了程又青&李大仁 在比勒陀那格浦尔码头 我看齐了可喜的风流小鸭 2013的金秋
我在爱河边散步 在西子湾看夕阳 我在垦丁 天气晴

图片 4

多三个人问我 对于 江苏 映像最深切的地点是哪儿

京城的故宫长城 香港(香江)的海洋公园 红磡 帅气的阿SIR南韩的泡菜与韩服
麦德林的秀美 西塘的古朴 黄埔江畔拥堵的人流 —–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五个标签
显示他们的特种 那么 山东的价签在哪儿

做为一个东北人 生长在濒海 不是没见过波澜拍岸 森林树木见的不多
却也分得清北方的古柏与四川的椰果树不是一个项目 不时的在大厦间穿梭
明洞店口的灯光远比西门町更加闪亮 不过 就如此莫明地被拉动着
一股暖流不留心地沁入我心 明明没有离开 却已先导想念

图片 5

坦白说 浙江并不是一个现代化的地点 有些地点 甚至有部分些的滞后
没有华丽的伪装 没有时髦的步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地点却令人有一种想停下脚步不愿离开的明朗心愿

本身牵挂猫空问路时 这位工作人士匆匆写下的淡淡笔迹
我爱好卖蚵仔煎的表哥工作时悠然懒散的容颜 那多少个不注意而为之的小细节
这多少个陌生脸庞写满热情的微笑 单纯而美好 这整个 让自身感触到了 温暖与爱

本人并不曾想要背弃生活了30年的城池 或许 我想要的
只是在垦丁的沙滩数着夜晚的繁星 又或者 只是躲在街角的一旁
看身边度过的人群 —–

本人想 我爱不释手的 是此处的活着方法 处处充满的 浓浓的人情味
她碰触到了大家内心深处 被现实掩盖了的 这多少个最初的光明
用简单而僵硬的能力找回这些久违的大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