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之城

一、

在踏上香岛的土地往日,我对此这几个城市几乎从未此外影像。没有看过电视B或者香港(香岛)武打片,也没有听过咋样粤语歌,充其量不过是读过部分张爱玲的短篇,对战火纷飞中的香江有了一部分支离破碎的痛感。

在香岛待过一百天。这里于自己而言,不是摩肩接踵的购物天堂,也不是水货黄牛聚集的地方,更不是武打片或电视机B中的黑帮聚集之地——它只是是像日本首都日本首都一律的大城市,既有在高楼里日进斗金的大户,也有在街边摊档上吃糖水的普通市民。它只是很不巧,刚从炮火中走出去,又走进了东西方的新一轮纷争之中,才有了人们对它或好或坏的极致评价。

二、

飞机下滑在香岛机场,手机拍下的第一张照片是写着“歡迎蒞臨亞洲國際都市——香港(香港(Hong Kong))”的横幅。我看着机场里不停着各个肤色的人,心里有一部分隐隐的撼动。

坐在小巴上,窗外是沸腾白云和熠熠蓝天,终于远离了北方的雾霾。一晃而过的摩天大厦与街巷也都让我觉得新鲜,有一种想立即拥抱新生活的觉得。不过下车之后,我和同班拖着行李箱站在特大的红磡车站,望着一桥之隔的宿舍楼却怎么也找不到千古的路,登时又对香港(香江)混合的畅通规划吐槽无能——这就是错综复杂的第一印象了。

新兴的小日子里,逐渐接触到了香港(香港(Hong Kong))的各类方面。

海洋公园,Hong Kong确是一个香水之都,购物天堂。随处可见各样购物为主,从地摊货到奢侈品一应俱全。作为一个拥有需要都在某宝解决的人,听到从内地去这边读书的学妹说“多少个刻钟的课间都会去尖沙咀逛一圈”时简直惊呆了。恰好遭逢iphone6在港发售,苹果店门口盘踞的各样人等也让自己惊讶不已。许多内地人真的会拖着行李箱去扫货,也难怪港人会吐槽了。

而中环又是其它的光景,天空被高楼切割成不规则的小块,汽车在街道上急驶,每个匆匆走过的行者都仿佛是商界精英,就连空气中都飘散着各个文学公式和资本运作的鼻息。到了夜晚,这里就成为一片繁星之地,从太平主峰俯视,能来看这座城市繁荣的生机。七堇年写道:“初到香岛这夜我觉着我坠入了繁星之城,满目灯光细碎闪耀,宛如钻石项链镶嵌于成片楼宇,于浓浊夜色中勾勒出一栋栋魑魅的概貌来。光之瀑飞坠,溅得满城云蒸霞蔚。”大概就是这般的景色了。

而我所喜爱的香岛是另一番面容。

香江有着数不清的离岛,每个岛都有独特的自然风光。采用一个风和日丽的光景,乘船出海,迎面吹来的海风缭乱了头发,也有望了心思。在岛屿上吃些小吃,逛逛手工艺店,拍下各类心满意足的一颦一笑,最后在黄昏时分静静的坐在海边听海的声音。这样随笔诗般的风光是与市中央的金属感绝然不同的感受。

本身最钟情的是潜藏在香港(香岛)胡同中的各色甜品店。平素禁不住甜品的吸引,每看到一家店就想进去品尝一番。这些精美的小食让香岛变得温柔,它不是一个无暇而空虚的城池,而是对各类人都充满了关爱,每个人都足以用不高的消费在这里品尝到幸福的味道。

见惯了法国巴黎市常见坦荡的马来西亚路,初见香岛狭窄蜿蜒的马路时总以为与“国际化大城市”名头不符。待得久了,便认为香岛太不容易,竟能在一个多山的条件中确立起一座容纳七百万人数的大都市。于是它的部分缺点,便也都足以被谅解了。

三、

在香江的生活里,最幸运的是遇见了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交流生。

交流的日子多数是悠闲的。大家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宿舍楼称为“红磡度假村”,在一直不课的时候,大家会相约在宿舍的二层打乒乓球、台球、X-BOX、桌游,或者相约游泳、跳舞等等。无所谓会如故不会这个移动,在一群人擅自的笑声或打闹声之中,哪怕在边际看着都会认为很繁华。

只有在香岛的生活,才是确实在“生活”。宿舍的common
room有一个厨房,一群人时常会聚在联合,炒菜做饭依旧“打边炉”(煮火锅)。从“红磡度假村”出去两三分钟的行程里就有大型超市,可以分分钟拎回许多食材。在微信群里一声吆喝,我们就带着各自的碗筷杯子和自备酱料,围坐在一起共享香味四溢的火锅。初到香岛尽快就遇上了显眼的飓风,在老大狂风骤雨的夜晚,我们聚在宿舍里吃着温暖的火锅,相互奚弄嬉笑,仿佛是流动着同样血液的亲属。

“度假村”离维多利(Dolly)亚(维多利(Dolly)亚)港只有十几分钟的行程,吃饱喝足之后一行人会步行去维港消食。对岸是灯光璀璨的中环,摩天大楼的灯光和重型广告牌交织成香港(Hong Kong)最美的暮色,大家的笑声与闹声洒在公里,也融进了香港(香港(Hong Kong))的夜景中。在离开前的某天早晨,多少个吃完火锅的人在维港边的星巴克(Buck)里喝茶、聊天,而自我看着对岸的暮色,想要记住大家在大大的城市里小小的欢喜——这就是本身对维港最后的印象了。

活着本来不是间接待在“度假村”,我们也时不时相约去探究香港(香岛)的各种角落。一起乘船去挨家挨户小岛,一起去赌马,一起逛街,一起在台风夜跑去维港壁画,一起去摸索美味的早茶和早晨茶,一起趁着暮色从太平主峰一路步行下来,一起去海洋公园和各类鬼怪合影,一起去香岛歌姬的粉丝谋面会……这样的想起让“香港(香港(Hong Kong))”有了不同等的热度和荣耀,它于自己而言就不再是信息报道中冷峻的地名,也不再是人人对其“标签化”的弹头之地,而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有波澜也有干燥的、充满了故事的都市。

四、

由于自身的某种异常猥琐的执着——想问候男神的专栏《第多少个一百天》——我在香江待了百分之百一百天。在这一百天里有过许多的奇遇,也结识了很多两样的人。我理解当自家偏离此地后,就再也从没机会用这么久的刻钟去感受它;而现已遭逢的那几人,也都会回到原来的生活,成为散落各地的不起眼星辰。于是这一段绝无仅有的追忆,就变得珍爱如琥珀。

张爱玲曾经写过《倾城之恋》,一座城池的陷落只为成全一对儿女的佳话,成为一段传奇。而我乐意相信,不论是在经济世界叱咤风云的香港(Hong Kong),依旧有着绝美海景的香港(香江),抑或只是隐藏着累累茶点、糖水、甜品的香岛,它的增长与它的多面,都是为了与自家、与大家具有人相遇。

由此七堇年说,不是香江有传奇,而是香港(Hong Kong)即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