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Hong Kong

在去Hong Kong此前,对Hong Kong的刺探大半来自香港(Hong Kong)的录像,被那义薄云天,刀光血影所震惊,也被那五光十色,光怪陆离所诱惑,影像中的香港(Hong Kong)是一座很深刻的红火城市;直到日前看了老港正传,岁太阴星君偷几部影视,才日渐精通到香港(Hong Kong)这些城市的诚实,也越来越想去Hong Kong看望了。

机遇就在不经意间从眼前走过,而自己奋力的追了上来… …

二〇一〇年7月16日,香港(Hong Kong),当列车缓缓的驶过罗湖口岸的时候,心里一阵感动,就算并不是走出国门,但也总算来到了另一个两样文化和社会制度的城市,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新奇。高铁一路穿越新界,停在了放在香江宗旨-九龙的红磡火车站,火车站外就是全球闻明的红磡训练场,香港(Hong Kong)的扮演者都以能在那举行一场演唱会而神气。坐上提前约定的中巴车,就那样开始了与那几个都市6天6夜的密切接触。

 香港—城市

 海洋公园,楼与街

 香岛的楼宇建的很密也相比高,而且还看到了像纸一样薄的高楼,开发商费力情绪才能获得一小块地,只可以奋力往上盖了。香岛地小人多,听说旺角的人口密度都是亚洲之最了,但是感觉也就是Hong Kong王府井这种密度了,跟十一的东华门广场比起来依然有自然差其余,呵呵。

 香港的征程很窄,一大半是单车道,立交桥很多,车子平常像是在空中行驶。不过,令人惊叹的却是很少堵车,甚至很少碰到红灯,相比较于在京城那八车道的环路上汽车似火车一般堵着的处境,真是一件岂有此理的事。后来才日渐了然到那得益于香江飞速合理的交通管理和城市居民对制度的自觉听从。看来交通还真就不仅仅是修路的事。

 物与店

 Hong Kong是购物的净土,那里的商品确实繁多,满眼都是公司,商场,满眼都是霓虹灯。上环,中环,天后,连空气都透着商业的含意。在此处并不曾去逛过些微商场,唯独自己去了那Hong Kong电影中多次提到的庙街,呵呵,一条商业街,左右全是支着棚子售卖着各个小商品的店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在庙街走了个来回,买了一张蓝光电影光盘《岁太阴元君偷》和两张小贴画(回来后被自己贴在的宿舍的门上),又在街口尝了碗香港(Hong Kong)的特点小吃云吞面,感觉那一夜的Hong Kong离自己近年来。

 人与景

 香港(Hong Kong)都会最显赫的旅游景点有维多利(多利(Dolly))亚港,太平山顶,海洋公园,迪斯尼公园。本次有幸全都走了三遍。

维多利亚港的暮色确实刺眼,那栋出镜率最高的汇丰大厦如故是热点。在维港有一条星光大道,地上留下了香岛电影界那么些传奇人物的手印,还有一尊李小龙雕像。

 太平山在港岛,位于星光大道的彼岸,在立夏山顶可以俯视维港的曙色,感觉在那看维港夜景才能确实感受到他的小家碧玉,为之倾倒和痴迷。尤其幸运的是,大家在春分高峰居然碰到了狂风,这从四面八方来的惊蛰,让大家“透彻”的感想到了香岛情绪的一派。

 海洋公园依山而建,山上有各个娱乐设备,刺激的过山车,疯狂的海盗船,然而最有意思的依然海豚表演,第两次看到海豚就能欣赏上那聪明而灵巧的海洋天使。

 迪斯尼公园,真实的童话王国,之前对于迪斯尼的企盼并不曾那么高,觉得这个让娃娃们欢畅的童话人物们并不会触动自己,可是,亲身走进公园的马上,真的会感觉到又赶回了童年的时段。很惊叹那多少个每一日做着相同事情的工作人士依旧那么热情,感染着每一个人,把每个人心底深埋着的指望和纯真释放出来。飞跃太空山,一个室内过山车,惊险刺激,如同遨游于太空;巴斯光年星际历险,小孩子般的拿着玩具枪消灭怪兽;米奇(Mickey)幻想曲,一场3D动画,其听从远好于阿凡达,令人愕然科学和技术的魅力;狮子王庆典,震撼人心的歌剧演出;米奇(Mickey)金奖歌舞剧,儿时所熟知的米老鼠,唐老鸭,高飞又出现在前头。在此间所有都会了然而兴奋起来。

香港—文化

 在香江短短的6天,不敢说对于香港(Hong Kong)的知识有多少深度入的摸底,但却真切的从一些有胆有识中感受到那些城市的灵魂。曾听人说香港(Hong Kong)是经贸的极乐世界,文化的沙漠,我不这样认为,东方之珠有所它独有的学问:

 自由与开放

 那里的言论自由纵然在天堂是惯常,但对于生活在大陆的人照旧有很大的冲击。在火车站出口就能见到的横幅和传单,而一旁的车站警察家常便饭;Hong Kong大学的学生会在公告栏上张贴的报章和口号用以纪念那20年前的噩运;书店里的可以买到在陆地必须阉割的历史书(带了两本近代史回来,:));不去考虑这么些私自的对与错,至少你有温馨去看清的火候。

 制度与程序

 Hong Kong是一个各处洋溢着制度和顺序的地点。在香江的最热闹的商业区,各处可知30多年前的老房子,与普遍的大厦是那么的不和谐,由于是私人产权,香港(Hong Kong)政党尚未权利把它们强拆。香港交通的井井有理也有赖于路人对交通规则的坚守以及交通制度的宏图。

 那里是一群精英治理着社会,为那么些社会制定了周到的社会制度和法律,让全部尽可能的创造。就是那般一个地点,令人感受到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是何许一种形象,小而精致,忙而不乱。人人都喜爱并认真地搞好协调的工作,社会便让人倍感井井有条,一种成熟的隆重,比较之下,新加坡和上海市的热闹就好像总多了一份急躁。

 理想与实际

 香港(Hong Kong)的小市民没有宏伟的理想,活在当时。日起而作,日落而息,享受着生存的酸甜苦辣,承受着英雄的活着压力,骨子里深埋着一种坚韧。他们不关注外在社会,不关心内在灵魂,直指本能和民心,似乎在更高的一个物质层次回到上古时代。历史上深切的殖民时期,使他们适应了在规则中搜寻自己的生存,追求那最本色的愉悦。那在“岁太阴元君偷”那部影片里存有深厚的反映。

 文化,观念,意识的两样,所呈现出的社会形态就完全分化。

香港—高校

 本次来港的主要任务是参观大学。3天的时刻匆忙看完了6所高等校园,对于每所高等校园也只是匆忙的浏览过楼房,体育场馆,体育场馆和实验室。很难在如此短的光阴去真正精通一所高校,但在这进程中的一些细节依旧引起大家的思维。

 社会与大学

 当中国的社会和同盟社不止抱怨大学没有作育出沾边的学童,宣扬大学失职的同时,大家发现香港(Hong Kong)的大学如同并从未如此的下压力或烦扰,它们与社会形成了良性的轮回。在Hong Kong的大学,我们能见到一大半的教学楼是由社会上的成功人士或公司援救的,从而也以她们的名字而命名。高校的平日营业开销或学员的奖学金也豁达出自公司或政党,在主导没有了本金的担忧后,大学或老师反而能一心的想着去什么培育出社会或集团所急需的丰姿,那不啻是一种西方信托义务的反映,拿了居家的钱,就得想着为人家创立价值。而在陆地,少有店铺可以想着去帮衬大学,却想着校园可以为他们创制价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饭。当然如此说也不太适宜,毕竟培育学生是大学的天职,可商家与大学紧缺可行的调换,那么义务也绝不仅仅在高等高校。

 大陆高校的本金除了政党和学生学习开支,其他基本得靠自食其力,高校要想给学员和教育者提供好的教学环境,就得先想艺术缓解财力的题材。中国的教育经费复旦复旦分了大体上,另一半才轮到其余高校。学生每年都叫苦不迭学习费用高,国家也有学习开支范围,没有章程像CPI一样年年都涨。在强调进步才是硬道理的华夏,做大做强才被认为有出路,由此高校更是像工厂,老师更是像老总。高校的开拓进取如故自己赚钱扩建高校,要么找个有钱有势的寻求合并,一切都是那么适合自然规律,毕竟生存第一。在我们羡慕香岛高等校园的同时,也不可能不认识到Hong Kong向上了70年,而我辈改正付出才30年,很多业务是索要时间的,没有艺术简单。Hong Kong的大学值得大陆高校学习,同样香岛的信用社和社会也值得大陆的信用社和社会学习。怎样让社会与大学之间形成良性循环,增强联络与沟通才是我们确实应该去思想和缓解的,我们并未主意照搬香江高等高校的做法,毕竟环境和制度有太大的分裂,学则活,像则死。大家得以借鉴香港(Hong Kong)医科学院以科学和技术改变生活的看法;参考汉语学院大学制的教学方式;学习城市高校小而精,专则强的做法。然则,我们最终还需寻找属于自己的征程。

 观念与文化

 走在香江的大学里,穿梭于教学楼和体育场馆,在慨叹教学的静止,制度的客体,环境的痛快,学习的轻易时,心里忍不住的在假诺,如果把那高校里的学习者和名师都换成国内的学生和老师,其他的硬件环境都不变,大家也能成就现在那般啊?答案就好像是不是定的。其实通过这几年的进步,国内的头号大学在硬件上并不比香江的大学差多少,不过在软件上的差异却不是在长时间内能够弥补的。那里的软件就是价值观和文化。Hong Kong的高校花高薪聘请了多如牛毛天涯的讲解,他们带来文化的还要也带来更器重的学识,尊重知识,热爱学术,人人平等,服务学生。国内的大学是不是也能花钱聘请他们吗,问题不在资金上,在于那里贫乏让她们生长的泥土—社会的传统和制度。

 在Hong Kong的书摊,看着书的背面总会感慨书价的昂扬,比较之下,国内的书籍真的是卓殊亲民了。曾听过一位香港(Hong Kong)讲学在咋舌:在陆上,知识已经被打折到可耻的境地了。尽管真正言过其实,但也理所当然。大家的社会价值观中,对于文化或者很少有真正尊重的时候。中国即便很已经有了科举,有了世界上最多的文化人,有了屡败屡考的读书人,但那只是将知识作为入仕的敲门砖,是伎俩而不是目标。也许有人说大家社会不也分外爱慕讲师和教师啊,但那尊重的私下不是着重他们的学识,是尊重知识所能带来的高额回报。当知识跟利益脱钩时,一切就分化了,有稍许父母会指引他们的儿女变成陈景润那样的物工学家呢?当然,大家并不是不曾尊重过文化,在那一贫如洗的年份,大家对“三钱”有着最纯朴的佩服,我们对知识有所最诚挚的热望。只是在及时那一个经济,制度,观念和文化急剧变动的一时,大家在纳闷和迷失中丢掉了有些难得的事物。然则,大家到底是力所能及同时必须找回来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和多少长度的大运。

当北上的列车缓缓驶离宝岛-香岛时,心里有一丝落寞,越来越多的是一种增加,在此地我看出了大家美好的前途,只是大家需求时刻,须求更为努力的去改变和搜索…

 记于2010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