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逼又糟糕意思的性知识海洋世界

矜持和性是五次事吧

写在前面:

说实话,看到征文的的第一转眼想到的就是她,一个天性优异特其它人。对,我不得不用人来定义她,因为我不明了她究竟是男是女,即使自己用“她”这一个字表示。

这篇小说我怕我写完转发到朋友圈后会活不多长时间的,但我要么要斗胆发出来,没有为啥,我就是这般嘚瑟。

1.

“起开,别在自己前面扭你这小屁股!”正在泡脚的洛洛毫无客气的推开了抱着她床柱子缠来缠去的彪哥。

“你懂什么?老娘那是钢管舞!”

彪哥不令人满足了,张牙舞爪的大嗓门斥责洛洛的孤陋寡闻,我在边上偷偷的掩着嘴笑。这两个人又要起来一场嘴巴大战了,难道漂亮的女人们根本是动嘴不出手的吧?

“抱歉,我只看见了自我床头的柱子,没瞧见什么跳钢管舞的人。”洛洛一脸漠不关注的商事。

“我#您大伯的,我如此诱人的身长,你敢说没看到。呵,不会是因为嫉妒我吗。”彪哥居高临下的抱着单臂俯视着泡脚的洛洛。

“啧啧,你这胸前是长了两粉刺吧,还有你屁股哪去了?是不是坐的年月太久了,给压扁了呀。哎哎,真可惜,据说跳钢管舞的女孩子身材都超好的哦。”洛洛边说边顺手摸了摸彪哥的小胸和小屁股。

“咳咳。”我在边际一脸汗颜的看着他俩,这口水差点呛死我。

洛洛那是蓄意要踩到雷区上的,完蛋了,她俩猜想要掐架了。

果真,彪哥疯狗一般的扑向洛洛的床。哦,不,是床上的洛洛。

“我去你小叔的,就您胸大是吧,就你有屁股,就您身材好,全校男生都追。来,抬起先来,让本二叔看看,好好摸摸你,我非得把您的胸摸小不可。”

“啊,啊……”洛洛因为泡着脚不可能接触,她挑着脚,双手护着胸前的衣物在床上躲来躲去。

“听听,洛美丽的女生这叫声骚气的。”彪哥折腾着洛洛也不忘了还嘴讽刺她。

“哎哎,别拍我,我就是个体肉背景。”我那才意识躲在暗处一向不出声的诺嘉原来一向在鬼迷溜眼的偷拍,迅速用手遮住了和睦的脸。

“搞定!”诺嘉关了手机,又看了看疯够了的这俩人,提起水壶抬头挺胸潇洒的走出了宿舍,留下一脸木然的自己。

图表源于网络

2.

“我去,前天竟是有个观察者给我发信息。”坐在上铺的彪哥吱声。

“发什么了?”见宿舍没人搭理她,我抬起看书的脑壳随口一问。

“活在当时。”

“这不是你网名吗?”听见他说自己的网名我有点出乎意料,但也尚未太专注。

“我擦,他发的是裤裆的裆,我直接给她纠正是及时,他还復苏我’是活在裤裆下的啊?’。”

“诶,才发现她这一个解释万分符合您呀,原来你的名字是这般个趣味。”这时洛洛开口了。

“啊……#×*~”(彪哥的这句话我们忽视掉)

“哎,对了,我后天看看一篇著作跟你们分享下。”

宿舍一片死寂。

“你们听不听!”彪哥大吼一声。

“说!”洛洛开金口。

“你们知道*交和*交有怎么样区别吗?”

“什么呀?”整个宿舍人被彪哥的这些题材问懵了,都齐刷刷的看向彪哥。

“就是亲吻和从屁股前面那么些啦。”彪哥扭扭捏捏又一脸羞涩的给我们解释。

“我擦……”

“住嘴吧,你。”

“说了点什么?”

“想想都恶心,咦~”

一个宿舍的人都满脸嫌弃的看着彪哥,然后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该玩手机的玩手机,该看书的看书。

“我也是前天看了《春光乍泄》好奇才查的呗。”彪哥委屈的音响传播,我们假装没有听到,故意捂上了耳朵。

骨子里,我们都不懂这么些,步入大学后才成年,而且往日在家里父母对这些都是闭口不提的。又因为是女子的关联,对那多少个了解更是少之又少。

图形源于网络

3.

“外国人可正是open啊,这种画面都不清楚挡挡,哎哎,露了露了!”

“你在看什么啊,这么激动?”我惊呆的跑到彪哥的手机屏幕上凑热闹,手机上刚好播到一男一女在“咿咿呀呀”的做爱。

正是服了彪哥了,我红着脸快速从她的无绳电话机屏幕上挪开了自我的脑壳。

“你从什么地方找到这种会裸着身躯的影视啊,厉害啦,中国还足以因此那种片?”我惊讶的看着她。

“影视大全嘛,怕啥,又不是全露,胸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不也有嘛,即便也很小。”

自家脸部黑线的看着彪哥,说什么样事都忘不了讽刺外人几句。

“来来来,这多少个电影推荐给您看,虽然片长多少个钟头,但收获了戛纳电影节的什么奖来着啊。”

彪哥一把把自身拽过去给我指着屏幕上的录像名字——《阿黛尔的生活》。

“说实话,我专门好奇三个女人是如何做爱的。”

“我?我又不掌握……”我看着彪哥一脸的精诚,吓得发抖。

“你看,前段时间我们看的《YES OR
NO》里面的不得了女主角多帅啊,假若本人也有这样一个女对象就好了,我忽然也想感受一下同性恋的味道。”

自我默默地看了一眼天花板,又看了一眼彪哥,悄悄地运动到离她有五米有余的防城港范围里。

“哎,彪哥近来变腐女了?”我撇过头用手挡在洛洛的耳根旁问,洛洛与彪哥是最亲近的人了。

“不明了她,又发疯,每日不正常。”洛洛头也没抬的应对我。

“搞定!”

“吓,诺嘉你干嘛?。”旁边突然传出诺嘉的声音着实吓了我一跳,我不满的问他。

“我在录录像啊。”诺嘉一脸阴险的看着自身。

“什么视频?”她这一个表情实在让我琢磨不透。

“等着啊,等彪哥将来结婚了,我就把这多少个视频和相片全放在他婚礼的大屏幕上,让她爱人好赏心悦目看她的样板。”

“我去,诺嘉,这个。”我偷偷地向他竖起大拇指。

“你俩鬼鬼祟祟的在说自家怎么坏话呢?”

蓦地一道黑影挡在头里,我抬起首望着彪哥谄媚的笑:“没什么啊,说彪哥近期皮肤更加好了啊。”

“别以为我怎么都不知晓。”说时迟这时快,彪哥一把抢过诺嘉的无绳电话机一顿狂按。

“你怎么不去抢你的手机啊?”我始料不及的看着一脸冷峻的诺嘉。

“我手机有密码。”

图片来源于网络

4.

“你们说,男生都哪来的这一个小资源啊?女子怎么找不到呢?”彪哥再三回打破了宿舍人平静的刷手机的安静。

“说实话,我也很想清楚。”洛洛适时的来凑热闹。

“你问问咱班的男生呗,你跟她俩多少个处的那么熟。”我给了见识。

“问了,他们不报告自己。”彪哥一脸无奈。

“你是不是想看片了?”洛洛好像问到了最重要的题材。

“不敢看,怕恶心到自家。”

“这还不是想看了。”洛洛白了彪哥一眼。

“是不是思春了?”诺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过话说復苏,为啥我宿舍的闺女都是独立呢?明明身材也不易,长得也还好,高校男女比例依然6:1。”

“现在长得丑的都有目标了,长得雅观的是原则高才没有男朋友的。难道是?我们长得太美了?”我一脸愕然的遮盖了嘴。

“切~”,她们集体丢给了自家一个白眼。好呢,好呢,看来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海洋世界,后记

其实我一贯好奇,大家宿舍的群名为啥叫“黑色娘子军”?当初是何人给起了这般一个名字的?我没敢问,我怕……

宿舍姑娘啄磨的性知识的东西都是很浅层的,我们差不多都是从网络上查获的。真的,在中国性知识普及的太晚了,好像就不曾普及过。

看过网友评价说,她妈咪认为没成家的就是未成年,她都二十三的人了,她小姨还不让她发朋友圈前阵子有关红黄蓝的风波,认为少年影响不好。

还有人说,他都快20了,他在一旁,他爸看《动物世界》都会换台。

是不是认为,性教育应该从老人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