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辞今述8海洋世界

第六章

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患乎!是故履,德之基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损,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八卦始于上古,系辞是始于中古吗?卦辞、爻辞的撰稿人他们有了担忧的觉察吗?

为此说:履卦讲的是礼仪,是德的基本功。谦卦讲的是谦让,是德的手柄。复卦讲的是苏醒,是德的本善。恒卦讲的是恒久,是德的加固。损卦讲的是贡献,是德的修炼。

益卦讲的是公益,是德的增进。困卦讲的是面临困境的姿态,是德的考验,井卦讲的是锲而不舍不变,是德的维系。巽卦讲的是命令与遵循,是德的社会制度。

\****古人那德的概念,就是一个人本身积累沉淀的所有修为,品性,特征。是一个人分别于别人的独有的东西,包涵了道德的与学识的多个地点,所谓:德者。得也!。海洋世界,*

履,和而至。谦,尊而光。复,小而辨于物。恒,杂而不厌。损,先难而后易。益,长裕而不设。困,穷而通。井,居其所而迁。巽,称而隐。

履卦的仪式,是协调而可以依循。谦卦的谦让,使您光荣而权威。复卦能很快复原,是因为能辨识细微。恒卦的恒久,是因为即便繁杂。损卦的孝敬,是先做小的劳碌的事体,以完成以后大的早先。

益卦的公益,须求漫长抱有且落实。困卦的考验,可以达到穷则思变后的畅通。井卦的保持,是无论村镇何以变,井永远在那边滋润必要的人。巽卦的命令,是合适的制度,而不是发号施令者的耀武扬威。

履,以和行。谦,以制礼。复,以自知。恒,以一德。损,以远害。益,以兴利。困,以寡怨。井,以辩义。巽,以行权。

履卦的典礼,就是为了协调人们的行为。谦卦的谦让,是创设礼仪制度的底蕴。复卦强调人的自觉,恒卦讲求的普世价值。损卦的孝敬,是避免地下的损害。

益卦的公益,是好处共同体社会。困卦考验大家,是或不是可以不怨天、不尤人。井卦看出大家是或不是可以像井那样,无私施予,做个义人。巽卦让大家了然如何是好权宜之计。

第七章

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

易即便被以文字的款式写成书,但考虑易理不应有远离三个卦画本身,而且易道的表述也有两样的方法。那无形的、变化的易道,游走于这五个爻位上。或者上、或者下、或者柔、或者刚,没有固定公式可以套用,一切全看当时的场所。

其出入以度,外内使知惧。又明于忧患与故,无有师保,如临父母。初率其辞而揆其方,既有典常,苟非其人,道不虚行。

那易道告诉我们,不管是外出,仍然归止,不管是外显,依旧内隐,都必须比照一定的法律,都不可能不维持审慎的情怀。要明白精晓所有可能的安危隐患,时刻保持戒惧,就好像老师、或者老人正注视着温馨。

起来的时候,大家依据易的文辞,推演出适合立时的一套方法,就可以赢得适合立时的公式。易道不可以凭空而行,倘若没有人将那“没有公式”,发展出适合特定情景的一个公式,易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使用到骨子里中去。

易之为书也,原始要终以为质也。六爻相杂,唯其时物也。其初难知,其上易知,本末也。初辞拟之,卒成之终。若夫杂物撰德,辨是与非,则非其中爻不备。噫,亦要存亡吉凶,则居可知矣。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矣。

易完成到文字,是为着细化一个生成的全经过,并且切实可行到一件简单被清楚的工作上。两个爻陈列在这里,每一个都有它表示的一种特定情景。

貌似的话,初爻是从头,意况并不明朗,到了上爻截至时,道理就很显眼了,这是一本一末的两端。初爻只是个想法,是个梦想,到了上爻,就会成为事实。

假设要考究事物的特性,人的品性,判断是非,那就要看中间的八个爻了。所以聪明的人,只要细心探究那彖辞、卦辞、爻辞,易经已经为你做了半数以上的考虑了。所有存亡吉凶的道理,全部足以在此很简单地得到。

第八章

二与四,同功而异位,其善不相同。二多誉,四多惧,近也。柔之为道,不利远者,其要无咎,其用柔中也。三与五同功而异位,三多凶,五多功,贵贱之等也。其柔危,其刚胜邪。

而外初位、上位以外,还有二、三、四、五那七个中爻。二和四都称为阴位,但上下却是不相同的。二差不离被夸奖,四却差不离怀疑恐怖,原因是二处于內卦中位,是执守了柔道,而四距离初太远,却又与九五至尊靠的太近。

三和五都是阳位,好坏的情境也大分化。三平常碰到危险,而五却日常获得功名,原因是贵贱的地位不相同。柔弱的阴爻处在那阳位上,一般都有如临深渊,刚健的阳爻才足以胜任。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美观焉,兼三材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道有改动,故曰爻。爻有等,故曰物。物相杂,故曰文。文不当,故吉凶生焉。

易经那本书,涵盖了满世界的装有道理。上爻、五爻组成所谓的天道,四爻、三爻组成所谓的性交,二爻、初爻组成所谓的佳绩。天地人各占二爻,一共是六爻,六爻讲的就是三才之道!

道有改变,所以用多个爻来代表,每个爻在挨家挨户卦中分别有例外的高低贵贱,就发挥了区其余现实性事物。分歧的东西交相效能,就形成差其他种种关系。关系极度顺畅,就会生出吉利,关系起了龃龉,就会发生凶险。

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是故其辞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倾,其道吗大,百物不废,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

易道的全盛,应该在殷朝走向衰落,有穷逐步升高的时候呢?或者与西伯昌与纣的故事有关呢!易经用的辞藻大都晦涩但又火爆,相信易道的人,心存戒惧,可保有平安,不信易道的人,心理怠慢,必然会是败退。

易道涵盖广泛,无所不包,自始至终保持戒惧,是为着不让不佳的结果出现,那就是易道!

第九章

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德行恒易以知险。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德行恒简以知阻。能说诸心,能研诸侯之虑,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

乾,是全世界最为刚健的,坤,是满世界最为柔顺的。乾,不难的只是阳刚,坤,不难地只是柔顺。正因为他们自我的简练,反而更能看清楚险阻。

看通晓了险阻,可以告知人何以趋吉避难,所以能高快意兴天下万物,所以能完善诸侯的商讨。确定天下往何处去是吉、往何处去是凶,当然就能形成大家以此世界生生不息,万世长存。

是故变化云为,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来。天地设位,圣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

所以是,顺应变化去说,顺应变化去做,自然会有吉庆的结果,按照卦象可以创造有用的用具,依照六柱预测可以预见将要暴发的政工。

天地已经确立宇宙法则,圣人的听从就是运用那些法则已毕我们的事业。不管是与众人探究出来的结果,依旧基于易理费尽脑筋出去的结果,正确的事物百姓自然乐于接受。

八卦以象告,爻彖以情言,刚柔杂居,而吉凶可知矣。变动以利言,吉凶以情迁。

八卦就是以造型告诉你一个形象化的粗略道理,爻彖则是以文字来细化具体景况,刚柔假诺爆发互相功用,是吉是凶的结果总可以推论到。变动是为着博取利益,吉凶依照具体意况而变更。

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凡易之情,近而不相得,则凶或害之,悔且吝。

就此说,有大的爱恨争辨的时候,就会生出吉凶的大转移,或远或近的小的索取,也会生出悔吝的小不如意。在争持爆发的时候,以真情相对,可以是利,相互欺骗则更为害。

易经里我们平时看到,相邻的八个爻,一旦不可能调和相处,就相互祸害,全部名下凶险、悔吝的结果。

将叛者其辞惭,宗旨疑者其辞枝,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诬善之人其辞游,失其守者其辞屈。

将要背叛你的人,言辞会流露出惭愧。心中迷惑不定的人,言辞会一无可取。心地善良的人,言辞会朴实无华。焦燥不安的人,言辞会繁复冗长。诬蔑好人的人,言辞会游走不定。丧失操守的人,言辞会黯伤憋屈。

周易专题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