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情缘

www.4166.am,狮城情缘 目录

第三十章 温水煮青蛙

逛完植物园,父母说想看看海洋馆。

新加坡共和国的SEA海洋馆在圣淘沙岛上,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馆,拥有10万五个海洋动物如鬼蝠魟和幽灵鲨等,游客们可一窥让人叹为观止的海底世界,馆内还留存环球最大的鳞甲观景窗,
展现无与伦比的壮观场景。

“ 妳的老人很有诚心啊!” 汪致远说。

逛完一圈,我们来到体验馆,可以实际触摸海星、海葵、海参、海胆……等海洋生物。当大人摸到它们的肉身时,竟像孩子似地哇哇大叫起来,好不新奇!

“ 的确,人家说‘老小孩’,老人如同孩子,要哄着、疼着。”

“ 那么待会儿上‘海之味餐厅’吧!他们自然喜欢。”

“ 海之味餐厅” 设在海洋馆内,算是整个新加坡共和国最浪漫的地点,
其心腹而闷闷不乐的黄色色调笼罩着整个餐厅,墙上有大片的玻璃窗,让成群的浮游生物缓缓而过,说是置身海洋世界也不为过。

果真父母对此极为惊艳,嘴巴张得丰盛,大约是不依赖社会风气上甚至还有那样梦幻的地点。

坐下后,大家点了香煎鲂鱼、熏烤土豆泥,芹菜心、鱼子酱、杏仁碎番茄冻、煎北极鲑、柠檬粗麦饭、仙人掌冰生蚝
, 焖牛肋佐松露酱 、香煎鸭腿 、炸面包蟹等等。

大人平昔说好了,好了,够了,吃不完,别再点了……但做东的汪医师却不手软,点了一道又一道,等呈上来时又是一番惊喜,因为不但摆盘雅观,东西还好吃,合作周边的绝色环境,那么些新年晚饭实在太足够了,但是“一分钱一分货”,结账时自我发现这一餐竟然比“鸿福轩”的年夜饭还贵。

“ 不行,不可能让您付。” 我掏出男人的大华银行卡,但被汪致远推开。

“ 差也就几十法郎,我不付,回去怎么跟其余兄弟交待?” 他说。

听至此,我安静了。

确实,其余MO给了她钱,总不可以让她承担侵吞的骂名吧?!

———————————————

回家路上,汪医务卫生人员问我曾几何时上班?我答后皇上夜。

“ 我休到后天,要不,大家上乌敏岛游玩?一天可来回,不会耽误妳上班。”

自己当然想回绝,但一想到过几天家长就回国了,眼下本身又即将上班,总得趁假日带他们随地转悠,好留下点儿回想,况且“欠”汪医务人员的钱也能在娱乐中以买这买那的名义归还,否则怎么两清?

“ 好,明天见。” 我答。

———————————————

半夜起床找水喝,听到客房里传来父母的对话声。

“ 这些汪医师人挺好的,要几个姑娘就好了。” 阿姨说。

“ 七个闺女又怎样?人家已经有女对象了。”

“ 我看不是那么回事,要真有,大过年不约着出来?我猜暗恋的成分居多。”

“ 暗恋就暗恋呗!老太婆管的事还真多。”


那你就不懂了,暗恋表示还没成,小伙子还单着,哎~若配咱家媛媛多好,郑之龙这个人,根本就是只癞蛤蟆。”


妳少说两句,小媛依旧有夫之妇,这传出去多难听,妳省省吧!儿孙自有儿孙福。”……

知晓大人还在担心自己的婚姻,我很愧疚,结了婚也没让他们省心,真是不孝!

———————————————

来新加坡共和国快三年了,也听说乌敏岛是新加坡共和国最后的山村,一贯有心前往,可惜总被那事、那事牵绊而不能成行,既然汪致远指出,我终于有空子一睹武夷山真相。

发车到樟宜村时刚过八点,由于岁月尚早,开门的同盟社不多,大家无论找了家咖啡店点椰浆饭当早餐,味道还不易。

吃完饭走到樟宜角渡轮码头乘船,满12红颜会开,是那种很古老的小船,在摇摆中,十几分钟后便抵达对岸。

一上乌敏岛,立马令人忘却城市的喧闹,很难相信新加坡共和国还有那样“乡下”的地点,在此间就该行动或骑自行车。考虑到要“环岛”,大家选用拔取交通工具,租了车子上路。

天道很好,阳光普照,还好沿路种植了一排排高大的树,多少不那么暴晒。

就那样骑骑停停,沿路看到山猪、狗群以及奇奇怪怪的植物,还透过一个穆斯林坟墓及眺望台,拍了多张照片后才往回走。下山时,风从耳边吹过的觉得太舒爽,让人从內到外都洗滌了两遍。

—————————————————

晚餐在家里吃,就因为汪致远说怀念故乡的五花肉。


家里刚好有带皮的水煮肉,现在才清晨三点多,时间上来得及做晚饭,也不会延误小媛上大夜班。”
大姑说。

明白二姑“又”太过热情,赶紧出面阻止,说可能汪医务人员还有约会……

自己还没说完,汪致远立时表示自己不曾花前月下,很想尝尝崔二姑的手艺云云。

话都说到这几个份上,我再也无力回天反对,任车子往Nassim Road驶去。

回到家,大姨随即进厨房忙去,二伯则喊累,说要上楼躺躺,吃饭时再叫他,把诺大的客厅留给我和汪致远三人,我为她泡了杯热茶。

“ 郑医生……不在?” 他问。

“ 嗯!他……去苏梅岛……参观制药厂……后天重回。”

“ 塞班岛……制药厂……” 他喃喃自语。

自己驾驭那回答很难令人信服,但恰恰是郑之龙给的。

“ 你的治病轮转怎么样?” 我改换话题。

“ 不错,骨科部的主治大夫都很nice, 有问必答,教会自己许多东西……谢谢妳。”

本人问她为啥言谢?那事与我非亲非故。

“ 与妳非亲非故也谢妳,很少有人会为自我就义这么多。”

汪致远的回答令人一头雾水,他究竟知道了怎么着?


你在此间人生地不熟的,大家又同为中国人,别说牺牲,太言重了,算是抱团取暖吧!”
我答。

意料之外汪致远放下茶水,直言道:“
媛媛,妳应该离开郑医务人员,他是泥沼,迟早会让妳灭顶。”

听到她唤我“媛媛”而非“ Miss Cui”,
代表我们中间的情谊更进一步,让自身深受感动。

“ 我驾驭,那亟需时日,郎君又是人性暴躁的人,我若想走,怕有一番患难。”

在新加坡共和国,离婚对女性使用明显的倾斜性敬服,比如不管内人是或不是有受益,离婚后前夫都必须付出赡养费直至前妻再婚或身故停止,而赡养费的开支标准是让前妻的生活水平不会因离婚而降落。

郑之龙已经离过三次婚,时不时还抱怨每月得“养”着不相干的人,我若提离婚,代表他又要大出血,岂有擅自甩手的道理?


妳若真想走总有主意,譬如提议家暴讲明。新加坡对家暴采零容忍,妳很不难从不欢喜的婚姻关系中脱身。”

本身答非不得已不想走那一步,毕竟“面子”对本人而言很首要,况且郑之龙“正常”的时候对我或者不错的,我不想将业务做得太绝……


哎~家暴就是一步步踩着对方的底线而来,好比温水煮青蛙,当事人往往不掌握自己正在受苦,反而找各个借口替对方开脱,我不想看看大姨的喜剧再次重演,妳……好好考虑。”
他说。

“ 会的,我会深思远虑,谢谢您的唤醒。” 我答。

下一章 神采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