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海之缘

01

卢布尔雅那极地海洋馆,预报12点半发轫白鲸表演。

12点钟不到,表演馆里早就爆满。

天南地北的旅客来到这家海洋馆,就是为了看久负盛名的白鲸表演。这里的白鲸表演曾在举国海洋动物表演大赛中得过金奖,得奖人仍旧绝无仅有的女驯养员。

据说,这位女驯养员还丰盛美好。

12点半,表演准时起先。

少壮的女驯养员站在白鲸背上,在水面滑翔着绕场一周,迎来阵阵欢呼声。白鲸将他送上表演台,她站在台上做了单手上扬的手势,潜入水中的白鲸突然跃出水面,在半空中划出一块妙不可言的弧线!

白鲸驯养员陈羽飞今年早已28岁了,是世人眼中不折不扣的剩女。

用作一名驯养员,陈羽飞每一天的时日除了上演和教练,就是和白鲸在同步。

她没有认为自己是在做事,她爱好那样的生存,高兴、充实、经济独立。

她骨子里想不亮堂,为什么非得要嫁一个丈夫,人生才终于圆满?

此时,坐在观众席上的,还有他的追求者刘振刚。

刘振刚的大叔是海洋馆的出资人之一,自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留学回来后,他就在大叔的帮扶下成立了投机的小卖部。

刘振刚追求陈羽飞已经大六个月了,他本以为凭借温馨的口径,“拿下”她是易如反掌的事体。

可没悟出这一个“老姑娘”竟不识抬举,对她总是一副若即若离的姿态。

得不到的才是好的。

刘振刚身上的公子哥习气,让他对陈羽飞生出了一种越挫越勇的兴致。

她发誓一定要将以此骄傲的白鲸公主娶回家。

02

刘振刚很可笑地窥见,自己的情敌竟然是那只叫Adam的白鲸。

Adam跟随陈羽飞已经两年了,她是她的全职驯养员。

艾达m是海洋馆里体积最大,智商最高的雄性白鲸。他和陈羽飞协作默契,表演过许多更新的动作,获得过无数的奖项。

和陈羽飞一样,亚当也是底特律海洋馆当之无愧的明星。

陈羽飞一大半的光阴都给了Adam。

他从午时间陪刘振刚看电影,却喜欢带着台式机坐在白鲸锻炼池边陪白鲸看动画片;她并马时间和刘振刚一起用餐,却愿意花多少个钟头探讨Adam的配平食谱;她和刘振刚约会时无话可说,对着白鲸却能自言自语多少个钟头不嫌烦。

不怕四个人有时约会,陈羽飞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刘振刚不亮堂哪个地方出了难点,以往他认得的那个能够孙女,不是爱好跑车就是痴迷包包,唯独陈羽飞却对着一只鱼付出那么多心血。

为了陪那只鱼,在妇女最好的年龄,她不逛街不购物不化妆,甘拜匣镧每日浸泡在摄氏13度的冷水里多少个钟头,不知疲倦。

人真是贱。

他越发如此,他就越对他放不下。

她的亲人,他都见过,她老人家对他的纪念好得不足了。

本来嘛,他只比陈羽飞大两岁,一米80的个头,神采飞扬,家世背景教育程度,单拎出哪一条来配陈羽飞都是绰绰有余。

她陈羽飞再好好,再有名声,说到底不就是个拿死薪给的驯兽员?

他这么的有钱人子肯拿出求婚的姿态,踏下心来追求她,那是他的家人想都不敢想的。

这就是说,阻力在哪儿吧?

除此之外那头白鲸,刘振刚再想不到其余了。

03

说起来,陈羽飞能当上驯养员,纯属意外

她高校学得是财会专业,结束学业后在一家外贸集团当会计。

那天周末,她去海洋馆游玩。

周末,海洋馆里的观光客尤其多。白鲸池前围满了人,她也挤在人群中。

那时,一只巨大的白鲸直冲着她游过来。

她那七只圆圆的眼睛专注地望着他,安静又深情,就好像望着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交。

一晃儿,陈羽飞有连串似隔世的奇怪感觉。

他活动往前走,那白鲸也跟着她前进游。她折回来,白鲸也随之折回去。

一旁的小男孩拽着四姨的衣袖高声喊道:“大妈,快看!那只白鲸好像爱上那个四嫂了!”

陈羽飞糟糕意思地低下头,一丝羞怯从心灵油但是生。

她伸入手隔着玻璃抚摸白鲸。

白鲸竟沉醉地闭上了双眼,孩子般把头抵她的牢笼上,缓缓地左右摇了舞狮,那神情像是真的感想到了他的珍惜。

一种无比温柔的真情实意被鼓舞,陈羽飞再也挪不开脚步。

那天上午,她哪里都并未去,就在白鲸池边陪着那只白鲸坐了一清晨。

快要关闭时,保洁小姑看他老是痴迷的表情,忍不住八卦:“姑娘呀,我看您是爱惜那只鱼!自我听馆里人议论过,说她性格大,什么人也驯服不了。正好海洋馆招聘驯养员,不如您来试试看?

陈羽飞竟心动了。

神使鬼差,她连夜就重临查了海洋馆的招贤纳士音讯,第二天就去应聘了。

从那将来,海洋馆就多了一位靓丽的女驯养师。

她给白鲸取名叫“亚当”。

她觉得她孤傲又温柔的秉性,很合乎那样一个名字。

和Adam同来海洋馆的白鲸一共有5只,其余4只白鲸已经上演了快一年了,唯独Adam性情孤僻,不受指挥,馆里只能屏弃了对他的教练。

当然,白鲸组的管理者并不曾对陈羽飞抱多大的愿意,只是想让她尝试看。

没悟出,陈羽飞和Adam好像真的尤其有缘分,一般驯养师至少要因而7个月的专业训练,才能出场献艺。而她和亚当仅仅磨炼了三个月,就能演出多多益善高难度动作了。

艾达m就像能读懂他的心,有时候他的手势还未曾做完,他就做出了她期望她做到的动作。

陈羽飞常想,也许,他事先所有的不协作可是是为着等待他的到来

04

陈羽飞没有把Adam看做是一头鲸。

他总觉得他前世一定是人,是她的一个老友,又或者是相恋而不得的朋友。

因为,他是那么懂她,就像男人知道他的妇人。

她竟是会跟他说话。

有两次,想到老人对团结的逼婚,这几年的相恋不利,陈羽飞不仅潸然落泪。

他抱住亚当的头,对他倾诉心声:“Adam,为啥人非要结婚啊?房、车那个东西我真的不在乎,能天天和你在共同就很欢畅。可是,他们都说自家疯了,他们说一头鲸怎么可能陪自己到老?”

蓦然,她听到Adam在她耳边说:“羽飞,别哭!”

他认为是上下一心听错了,睁圆了眼睛瞧着Adam。

只听亚当又极其清晰地说了一句:“羽飞,别哭!”

他的响动还是很憨厚的男声。

陈羽飞又惊又喜,破颜一笑。

Adam随即又潜入水中,调皮地喷出了一柱水柱水花,然后又做了几个高速的动作,直逗得陈羽飞哈哈大笑。

陈羽飞看过报导,白鲸有超强的发音能力,能效仿几百种分化的音响,探险家多次意识白鲸模仿人声,试图跟人类沟通的实例。

唯独,当这一幕真切暴发在友好前边时,她依然认为无比惊喜!

新兴,她跟家人讲过那件事。不过没有人信任,他们都认为她是魔怔了。

养父母还往往地交代他,千万别跟旁人提这样的事,否则别人会以为他脑子有难题。

继之父母又起来了饶舌地劝解。

那套说辞,陈羽飞已经能背过了,无非是让她赶忙辞掉工作,趁着青春年少嫁给刘振刚,生个孙子,那辈子才总算有有限支撑。

05

演艺还有一个时辰就初始了。

陈羽飞换好衣服,在体育馆等候。

她以为后天同事们看他的眼神都有点古怪。

她正在纳闷,却见刘振刚穿得西装笔挺,带着一队人走进了体育馆。

刘振刚拍了拍手,两旁围着的同事们竟从身后掏出了一束束红色手捧花,正对着她的多少个同事还打出了横幅,淡紫色的背景上印着两个玫红色的大字,末尾一颗大大的红心尤其刺眼:“振刚爱羽飞,永远!”

陈羽飞蒙了。

刘振刚接过随从替过来的一大束红玫瑰,走到他面前,单膝跪地:“羽飞,我对你的情丝,你是通晓的,接受自己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振刚,你、你别那样,我好几备选都并未……”陈羽飞狼狈不已。

刘振刚从兜里掏出一个粉红色丝绒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颗粗大的戒指。

“不用你准备!羽飞,我都准备好了,钻戒、房子、车,你如果安心做刘太太就好了!我对您是真心的!羽飞!”刘振刚无比深情。

周围的人都在鼓掌,他们嘴里喊着:“羽飞,嫁给刘总吧!”

陈羽飞不知怎么做,她急得泪水都要留下来了:“振刚,我领会你的目的在于,然而,不过那太快了,大家认识还不到一年,我……请你给自己点时间!”

掌声和欢呼声须臾间都停了下来。

静寂,难堪的静谧。

陈羽飞眼睛含上了泪,她回身想要离去。

火急,刘振刚一把掐住了他的手腕,大喝道:“陈羽飞,拜托你脑子清醒一点!你的男友是自家!不是那头鲸!”

陈羽飞甩开他的手腕:“振刚,演出马上开头了!请不要苦恼我。”

说着她转身向池边走去。

她将双手伏在水池边上,低头稳定心理。

同事们也都识趣地离开了。

那时,Adam跃出水面。

她用他的短喙轻轻吻住了陈羽飞。陈羽飞双手环抱住亚当的头,喃喃地说:“没事的亚当,我有空,放心呢……”

这一幕被刘振刚看在眼里,嫉妒激起的怒火大概要将她霸占。

一个可怕的心劲在她脑公里一回遍回响:唯有除掉Adam,陈羽飞才能心安理得和友爱在联合。

06

Adam觉察出自己的食品有标题。

老是他吃完冰冻鱼,都觉着胃里有一种灼热感,接着就腹痛不止。

然则,他并从未显示出来。

羽飞已经很不欢欣了,他不想再去扩张她的担当。

是的,他爱她,非常爱。

然则,他却不能够维护他,甚至连守护都不可能。

相比较人类,白鲸的寿命实在是太短暂了。

羽飞不只几次跟她倾诉过:家里人希望他辞去工作,快点结婚。

可羽飞说,她舍不得艾达m。

Adam不太明白人类的活着,他总以为内心幸福才是最根本的。

但明确,世人并不那样认为。

瞧着羽飞越来越落寞的表情,Adam想,也许的确是和谐在耽搁羽飞。倘使她的死,能换到她长时间稳定的幸福生活,那他也是乐于的。

Adam预言到自己的生命就要要走到尽头,可她怎么也做不了,他只想尽量给羽飞多留住一点欢喜的记忆。

据此,他忍着痛,做过多好笑调皮的动作逗她开怀。

为此,他分外她,完结五回又四次高难度的跃水。

她轻吻她软绵绵的脸孔,想把最后的和蔼深埋在纪念里。

她每吻她四回,都在心里默默认愿:希望来生,我不再是一只鲸。

07

半年后的一天,Adam和羽飞一起在水下表演“人鲸之恋”。

她们相拥着,在水下一圈圈地打转,然后接吻,用身体摆出心形的形制。

配上唯美的古典乐,场地万分性感唯美。

游客们掌声雷动,称誉不已!

演出停止了,游人们还流连在白鲸池边,不愿散去。

陈羽飞想带着Adam跟观众致谢,却发现Adam的血肉之躯在情难自禁地下沉。

他以为她又在顽皮。

他游过去搂住她的肉体,做出一个漂移的手势。

然则亚当疲惫地看着他,身体仍然不受控制地下跌。

两滴泪从Adam眼中涌出,他在心尖默念最终的启事:羽飞,我不可能再陪你了!一定要幸福……

陈羽飞穿着表演衣,跪在Adam身边痛哭不已。

Adam庞大的身子已经被起重设备捞出,就摆在表演池边,远远望去就如一个宏伟的活体标本。

乘客们一脸的错愕和惋惜。

她们不亮堂,刚做完完美表演的白鲸,怎么会蓦然之间就死了?

几天后,兽医检验,发现亚当有那些严重的胃溃疡,且直接处在胃出血的情状,已经足足有四个月了。

Adam毕竟只是一头鲸。尽管他曾给海洋馆带来不便计数的信誉和收入,也尚无人会为他的死去立案调查。

除开刘振刚,没人知道为何亚当会得那竟然的病。

08

www.4166.am,Adam死后,陈羽飞感受到一种灵魂被抽离的悲苦和架空。

和Adam在一道时,她是那么的热情洋溢和肆意。他不会说话,可是她的每一个视力和动作他都懂,她亦不要担心演出会出错,Adam在就是他最大的安全感。

他从不曾想过,有一天Adam不在了,她该怎么生存?

好在那段日子,刘振刚天天陪在他身边。

她哭,他陪着,她累了,他带他出来吃东西,她沉吟不语的时候,他陪她看搞笑的视频,想尽办法逗她开玩笑。

大妈劝他:“振刚对您这样好,你还想要如何?人要通晓满意呀!”

是呀,她还想要什么啊?

失掉了Adam,她只是是个最常常的女孩。

刘振刚追他也有一年多了,于情于理,她都该给她一个供认不讳了。

Adam死后的八个月,陈羽飞嫁给了刘振刚。

她俩设立了豪华盛大的婚礼,并去塞班岛度了蜜月。

陈羽飞的三姨心情舒畅地合不拢嘴,外孙女能嫁给刘振刚,就是他那辈子最大的自用。

陈羽飞望着二姑开心的样板,有一个一晃,她觉得自己嫁对了,至少她圆了大人的意愿,让他们不再为她焦虑,还满意了他们的虚荣心。

可是,婚后的活着,并不像他们预想的那么幸福。

刘振刚对陈羽飞的执著追求,与其说是出于爱,不如说是出于一种富家子的好胜心。

当陈羽飞变成了刘太太,她就和外边那么些平淡的女孩没什么两样了。她不酷,也不辣,她不懂撒娇,也不会应酬。

刘振刚很快就认为腻了。

她年轻又有钱,长得也不赖,自然有大把的小姐愿意积极往她随身扑。

她又过来了富家子的潇洒不羁生活。

一纸婚约并未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

陈羽飞不能忍受那种久假不归的侮辱婚姻,她提议跟刘振刚离婚。

那时候,他们已经结婚三年了,而陈羽飞一贯没有怀孕的征象,刘振刚也有意要和他解除婚约。

于是乎,这段维持了三年的荒唐婚姻就好像此解体了。

陈羽飞后来去诊所检查,医务人员说她有分外沉痛的宫寒,恐怕很难怀孕。

阿姨明白后,又在他耳边念叨:“好好地怎么会宫寒呢?还不是那时候每日在冷水池里泡的?要自我说,你就该早点辞职结婚,好歹给刘振刚生个外甥,那样就是离婚,你也能分不少家产。现在可好,年纪又大,又不可以生,将来可怎么嫁人?”

陈羽飞受不了父母的训斥,她租了间旅社,搬了出来。

为了生活,陈羽飞重又拾起了出纳的正业,应聘到一家私企继续做会计。

这一年,她32岁。

32岁的陈羽飞对爱情和婚姻都不再报希望,而是把拥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劳作中。

她很能吃苦,工作也精心,报酬节节攀升。

一个人的生存也过得没错。

只是,在寂静时,她脑海中时常会露出出往日在海洋馆生活的点点滴滴,纪念起和Adam一起在碧海中畅游共舞的妖艳场景,有种类似隔世的遥远感。

和Adam在一起的那五年,才是她平生中最兴奋的时刻。

08

陈羽飞与世长辞时,唯有49岁,癌症。

他平生一世未再婚,也无子嗣。那时,她的老人也曾经离开世间。

空荡荡的病房里,唯有他一个人。

躺在病床上,弥留之际,她看见前尘往事如梦境泡影般在他面前徐徐进行……

三百年前,在东瀛一个叫古亚道的小岛上。

怪石嶙峋,海风肆虐,月夜下,一对儿女躲在暗礁下幽会。

小姨娘穿着白衣绯裤,留着齐耳的小儿头,一对圆圆大双目,尖削的下颌。

他是巫族的帮主巫女青木。

坐在她身边穿着黄色布裙的瘦高少年是渔夫的孙子川道。

古亚道的渔民们,世代以渔猎为生。

而岛上巫族的留存是为了祭神。

村民们相信巫族少女得以代替渔夫与神灵沟通,保佑渔夫出海安全,保佑小岛不受风暴和地震的袭击。

用作巫女的青木是并非可以谈恋爱和结婚的。

可是,成为巫女并不是青木心甘情愿的挑三拣四。

青木出生时,正是月圆之夜,且她锁骨间天生有一道类似鱼形的奇怪胎记,这总体都被农民视为神迹。

于是,在村人和巫族共同的引荐下,青木在小时候就被推举为接手大当家巫女。

青木长到16岁时,爱上了18岁的川道。两个人正处在青春萌动的年华,对将来满载了玫瑰色的奇想。

青木她不愿做神的祭女,在青烟古法中了此毕生。

是夜,青木和川道相约要在三天后,一起逃离岛屿。

但是,那天深夜,船刚刚驶出海岸,五个少年就被村人发现了。

巫女与人相爱,是对天吴极大的不敬。

村人认为,若是不及时处以青木,巨大的天灾人祸就会光顾小岛。

为甘休神怒,村人将青木捆绑在祭神的石柱上,要对他施以最残酷的火刑。

川道跪在地上祈求村民们放过青木,他愿替青木承受火刑,他的头已经磕出了血迹。

不过,没有人问津他的哭诉。

青木全身被淋满了清油,巫族人手持火把,一把将青木激起了!

转眼,青木成了一个火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将她的面目扭曲成可怕的模样!

少女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目睹青木的凄惨结局,川道无比心疼。

情人已死,川道也不愿单独苟活。

他将青木安葬后,便身负顽石,于月圆之夜,登上悬崖,纵身跳入茫茫大海。

死此前,川道对着月亮发誓,只要来世能日日夜夜和青木在一块儿,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天道有轮回,诚意所致,感天动地。

三百年后,川道投胎化为身一只白鲸,等待青木的赶到。

而青木就是陈羽飞的前生。

维尔纽斯海洋馆前,陈羽飞和Adam的惊鸿一瞥,正是承接了他们前世的缘分。

黑乎乎间,前世的梦醒了,所有的质疑都解开了,原来Adam真的不只是一只鲸。

陈羽飞拉动嘴角,暴露一个悲凉的微笑。

她觉得生命正一点点从肉体里流逝……

临终时,她在心尖默默认愿:下一世,愿与Adam结为夫妻,永生永世不分开……

09

20年后,大阪海滨。

一个小伙正举着壁画机拍海景,突然,一个白裙少女跃入他的画面。

三姨娘站在礁石上,迎风展开胳膊,飘逸的黑发随风飞扬。她微仰着头,感受阳光亲吻面颊的温暖,那副陶醉的神情真是美极了!

妙龄看得呆了,他经不住地拉近镜头,蓦地,他意识大妈娘锁骨间有一道鱼形的胎记!

少男收起照相机,向着少女飞跑过去。

“嗨!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呢?”少年气喘吁吁地对姑娘打招呼。

“我叫林之鱼,那名字有点怪,是吧?”少年搔搔头,倒霉意思地笑了,“因为我一生下来,锁骨间就有一斯柯达怪的鱼形胎记。”

小姑娘瞪大了双眼:“真巧,我叫李鲸鱼儿!”少女指着锁骨间的一道紫色胎记,“取这些名字,也是因为自身的这么些胎记!”女孩的声息脆生生的。

豆蔻年华喃喃道!“李鲸儿,那一个名字真好听!咱俩的名字合起来正好是鲸鱼。”

话音落罢,三人对视一眼,默契地笑了。

林之鱼大胆地说:“海洋馆就在附近,那里的白鲸表演越发美好!能请你一头看呢?”

李鲸儿嫣然一笑,点了点头。

干什么不呢?

对那几个少年,她莫名就有一种越发亲密了然的感觉。

蓝天丽日下,碧蓝的海涛随风翻滚着,六只海鸥悠然地飞来飞去,林之鱼和李鲸儿并肩远去,少女娇小玲珑的人身配上少年英雄的人影就是一副动人的镜头……

那五次,命局之轮给他们安插的是一段浪漫美观的缘分……

(本故事原名:三生三世海之缘)

小编奇奇,一个心中彪悍的高等校园教授,专栏作家。写火热的人生,温情的生存。不求爆文,只愿与读者心灵相通!关怀自己,我们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