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的古典多

        典出《未展芭蕉》 ——唐 钱珝

冷烛无烟绿蜡干, 芳心犹卷怯春寒。

一缄书札藏何事, 会被西风暗拆看。

  丰盛而雅观的联想,往往是 小说创作得到成功的第一元素,尤其是
咏物诗,诗意的联想更显示紧要。

  首句从未展芭蕉的形象、色泽设喻。由未展芭蕉的形制联想到蜡烛,那并不流行;“无烟”与“干”也是很平日的描摹。值得一提的是“冷烛”、“绿蜡”之喻。蜡烛平日给人的觉得是红亮、温暖,那里却说“绿”、“冷”,不仅造语新颖,而且表明出小说家的新鲜感受。“绿蜡”给人以翠脂凝绿的赏心悦目联想;“冷烛”一语,则使人倍感那牢牢卷缩的蕉烛上面就像是笼罩着一层晚秋的寒意。

  “芳心犹卷怯春寒”。卷成烛状的芭蕉,最里一层俗称蕉心。小说家万象更新,赋予它一个
美好的名称──芳心。那是巧妙的暗喻:把未展芭蕉比成芳心未展的姑娘。从表面看,和首句“冷烛”、“绿蜡”之喻似乎脱榫,其实,无论从映像上、意念上,两句都是一脉相承的。“蜡烛有心还别”。“有心惜别”的蜡烛本来就可用于形容多情的闺女,所以蕉心──烛心──芳心的联想原很当然。

       
“绿蜡”一语所出示的翠脂凝绿、亭亭玉立的印象,也易于使人联想到美丽的女性。在小说家想象中,这在料峭春寒中卷缩着“芳心”的芭蕉,就好像是一位含情脉脉的老姑娘,由于寒意袭人的环境的封锁,只好临时把温馨的心思隐藏在心尖。假若说,上一句还只是以物喻物,从未展芭蕉的外在形象、色泽上展开摹写刻画,求其相似;那么这一句则透过诗意的想象与联想,把未展芭蕉人格化了,达到了人、物浑然一体的酷似境界。

       
句中的“犹”字、“怯”字,都极见意。“犹”字不只明写方今的“芳心未展”,而且暗寓未来的纵然舒展,与末句的“会被西风暗拆”遥相呼应。“怯”字不仅生动地描绘出未展芭蕉在新春寒意包围中卷缩不舒的形象和薄弱轻盈的身姿,而且写出了它的感觉与情义,而小说家的细意保养、深远同情也当然流注于笔端。

中国海洋,     

附一       

       
钱珝,字瑞文,吴兴人。李杰乾宁二年(895)以都尉郎得掌诰命,后进中书舍人。据《新唐书·钱徽传》记载,钱珝是由首相王搏推荐知制诰,并进中书舍人的。钱徽是钱珝的祖父。光化三年(900)二月,王搏被贬,不久又赐死,那是昭宗时代的一个大狱,钱珝也被牵涉,贬日照司马。钱珝著有《舟中录》二十卷,已佚。《红楼梦》第十八回曾涉嫌他的《未展芭蕉》诗。《全宋词》收录他的诗一卷。

附二

       

       
《红楼梦》第十七~十八回,贾宝玉在元妃省亲时所题诗句原为:“绿玉春犹卷,红妆夜未眠。”后经宝钗提示,元妃不喜“绿玉”二字,才改成了“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宝钗让宝玉将”绿玉”改为”绿蜡”,的原由如下:

       
1、宝钗意识到元妃因不喜欢奢华,将”红香绿玉’四字,并改成了“怡红快绿”,而宝玉的诗里恰恰又用到了绿玉二字,因而提醒宝玉不要作诗提到“绿玉”,防止和元妃的希望顶牛。

       
2、从其它一方面说,绿玉这几个词被古人用过很频仍,由此再一次利用这些词简单让诗句也不够创意。

       
3、最终宝钗指出宝玉将绿玉改成绿蜡,并帮宝玉提出了绿蜡的出处,为清代作家钱珝咏的芭蕉诗头一句:“冷烛无烟绿蜡乾”。

       
《红楼梦》,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北齐文学家曹雪芹创作的章回体长篇随笔,又名《石头记》、《金玉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等。此书大约分成120回“程本”和80回“脂本”二种版本系统。新版通行本前八十回据脂本汇校,后四十回据程本汇校,署名“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红楼梦》是一部有所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小说,满世界公认的中国古典小说巅峰之作,中国封建主义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小说以贾、史、王、薛四我们族的兴亡为背景,以贾府的家中琐事、闺阁闲情为脉络,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情爱婚姻故事为主线,刻画了以贾宝玉和钱塘十二钗为主干的正邪两赋有意中人的人性美和喜剧美。通过家族悲剧、外孙女悲剧及主人公的人生喜剧,揭发出封建末世危害。

       
《红楼梦》的撰稿人具有先导的民主主义思想,他对具体社会包含宫廷及官场的漆黑、封建贵族阶级及其家庭的腐朽,封建的科举制度、婚姻制度、奴婢制度、等级制度,以及与此相适应的社会统治思想即孔丘和孟子之道和程朱管理学、社会道德观念等,都开展了深厚的批判,并指出了朦胧的带有初步民主主义性质的精彩和看好。这一个脍炙人口和看好正是当时正值增强的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因素的曲折反映。